四珠算盤考

京都:日本全珠連前會長 荒木勳

翻譯:國珠聯總會會長 張欽梁

[回首頁]

 

一、四珠算盤時代

 

  現在算盤產地,因無人訂購,故不生產五珠算盤,除非有人訂購。

 (1)算盤創始於中國,流傳於日本,雖傅說於室町末期傳入,但亦有於鐮倉時代傳入之說。

 (2)傳入時的算盤,是五珠兩個,下珠五個(及上二珠,下五珠)。當初,僅使用中國產的算盤,後來日本也自行生產。中國產的算盤是橢圓形,於是日本人將其削成菱形,算珠也從上二珠下五珠減成上一珠下五珠。

 (3)珠形的改良與算珠個數改減;應屬日本人的新設想,上一珠,下珠五個,曾被稱之謂:『五珠算盤』。這種算盤應屬於江戶時代初期的改良物,所以上二珠下五珠的算盤,與所謂的『五珠算盤』會並用於江戶時代。

 (4)從此上二珠終於被廢,而僅留上一珠,至明治、大正時代,至實際使用上,均使用下四珠,於是演變成四珠算盤的時代。

 (5)四珠算盤時代流行的啟端,應是昭和13年,教育部指定四珠算盤為國民小學使用算盤的標準。

 (6)依據最近的消息,珠算的發祥地---中國的部份省份,竟然跳過五珠算盤,而急速的在使用四珠算盤。

 (7)如今,四珠算盤已經成為世界性傾向,同時令人意識到四珠算盤時代的盛行。該將四珠算盤的歷史回想如下;

 

二、江戶時代的四珠算盤論

 

  最早的四珠論,既不是日本,也不是中國,應該是法國;

  羅拉路普的『暹邏奉仕記』(元祿四年,1691);載在第十七世紀的中葉,由暹邏---(泰國)派遣特使到法國,對此法國政府派遣特使致謝,當時使節負責人---路普,刻意將奉派泰國為使節的報告書所整理的說是『暹邏奉世記』。其中記載:在看到泰國的中國人使用算盤,及中國人將有關算盤的歷史敘述的情形。在其結尾曾提到(上二珠下五珠)的算盤有所敘述,而且也提到有關改良的意見:『這種道具,使用時將下四珠撥動,另將上一珠鼓動,即可以很簡單地使用。既此可以在各檔上顯示九,其實在盤面上只要顯示九就夠使用...。』,下面當再更值得注意的事加以引述。『在我的書中所提到的,是匹克流斯送給我們的道具(計算用),就是這個單純形的東西。』路普認寫中國的上二珠下五珠乃是屬於一種複雜的型態。

 

  就此對上一珠下四珠的算盤,就叫單純的型態。

 (1)發表『奉仕記』是1691年,在我國??算書而言,應算是最久,也是屬於毛利重能的除算發行年度(1622~1669)以後的事。

 (2)當時,無論是日本人或中國人對傳說的算盤的使用均認為是件當然的事,至於算珠個數的多少,或改良並不必為意。只有路普於傳統算珠問題,倒有直覺的關心。

 (3)奉仕記中匹克流斯曾說咱們所獲得的羅馬道具...,可能就是指『羅馬帶講的算盤的事』,既此,路普的四珠算盤論,可能說是受其影響所致。

日本人所謂最古的『四珠算盤論 應該是下列種種...。

 (4)乳井貢『初學算法』(永安十年,1781)書中有一段:『...常用的算盤;上三珠,下五珠,其上二珠有何用處,而且其下五珠的最下面一珠,又有何用處,當然主二珠中之一珠是無用處,因此算盤只有上一珠,下四珠即可...。』

 

三、明治時代的四珠論

 

  政府於明治五年,制定小學至大學的學制,並訂定教育的內容與項別。當中對小學算術科的計算,規定使用筆算,同時對珠算要熟練。因此,老百姓從江戶時代起,常言讀、寫、算盤的口語,而引起對珠算的親切感,甚至生了根。當然反對對珠算的冷漠。

  數學家之間。在數學教育上,不可忽視的動作,諸如組合『珠算改良會』,進而規劃設計珠算教育的現代化,制定與數學融合的對策的綱要,不斷召開會議研究發表,並且將研究心得刊載於公家刊物。

  該會會員西川,除提珠珠算教育法外,要提算盤改良的意見,而在會員間討論出重點;

 (1)西川秀三郎「『數學報知』第七七號(明治26年,1893)"珠算與筆算,計算的道理(方法)相同,用算盤將五與十佈珠的方法有三,會重複而不方便,與筆算不符。筆算是從0~9就夠用。為此算盤宜改良上一珠下四珠時,與筆算符合。上述的結果,無論製造上或者指導上均有莫大的裨益。

  對於西川所提出的意見,同時引起兩種(贊成與反對)的論調外,在研究會中亦常被討諭。

 (2)下列係省卻意見的內容,僅將贊成或反對的名單明如次:

   反對者:武回謙藏、松岡文太郎、遠藤利真

   贊成者:戶倉廣勝、日下都三之助.

   遠藤利臻於明治29年(1896)著"大日本做學史',名著的大學者。

 

四、大正昭和時代的四珠論

 

  即使在當時,所謂"五珠與四珠"的論筆,仍然相繼不斷。當中現在仍然有還健在的前輩,如加以公開或許有所失禮而會接指責,但為忠於史,謹此記述。

 (一)教育部指定四珠作為標準算盤,茲以昭和13年化一界限;在此以前所刊載的著書中,將贊成與反對加以區分為:

   贊成:川村貫治  大正6年(1917)新編珠算提要
            昭和8年(1933)明解珠算要訣
      竹內乙彥  昭和8年(1933)珠算綱要

   反對:高井計之助 昭和8年(1933)珠算教科書
      高橋明夫  昭和8年(1933)珠算道講和
      材林專之助 昭和9年(1934)實用珠算講義
      荻原義雄  昭和13年(1938)算盤心理學

   上列贊否,係依據其著書的意見,後來亦由有人反對而轉為贊成者。

  村林與川村二人,係同時期的"文檢珠算科"的委員,對四珠論還是持有不同的見解。同時川村與高井兩人是明治中業伊勢百日共興學舍的同窗,但對四珠論仍持相反的立場。

 (二)從大正到昭初的初期,在珠算界中,曾因下列事引起嚴重的爭論:(1)筆算還是珠算(2)五珠或四珠(3)歸除法抑或商除法

  在珠算研究刊物,官定刊物及新聞等均被熱烈地發表意見。

  就在此刻,終於有了決定的事態發生;那就是鹽野直道的出面,與雖也以教育部作後盾,對珠算提出變革的事項付諸實施的事。

  鹽野於大正13年(1924),接任命為教育部圖書監修官,到教育部到差。鹽野以數理學者曾任舊制高校的教授,且經歷數任校長,而被派任為教育部圖書監修官。

  鹽野說就圖書監修官,專從事有關數理關係之教育方針之改革,並就與教科書之編纂有關,發揮優越之才華。除此而外,曾對珠算方面做多方面之改革。其綱要如下:

 (1)算術教育方面,採用乘法總九九。(大正14年,1925)

 (2)在小學高年級設置珠算科,當時珠算科教師用書有三種(歸除法---甲種...商除法---乙種),將之編纂而發行(大正15年,1926)

 (3)在小學的算術教科書(一般稱之謂綠書皮教科書)發行一年的書(昭和10年,1935),進而逐年發行二年用以上之教科書至昭和15年完成。

  當時小學的教科書都是部頒,不管喜歡與杏,所有小學生全部使用。可知部頒教科書可說是具有非常的強制力與指導力。就因為其強制力,前面所提三大論爭,就此一拳解決。

 (1)筆算或珠算:

  綠色封面的四年級教科書於昭和13年出版時,教育部曾通令修正小學施行規則,其中有關算術科方面訂定第『計算應使用心算筆算珠算』,於是珠算就與心算及筆算成為算術計算上的主流地位。

  據此,有關筆算或珠算的論爭終於定下休止符,原來此一論爭是並非主張將筆算替代珠算的地位,而是有意採用珠算作來計算的。

 (2)五珠或四珠:

  就在當年教育部將四珠算盤指定為小學兒童用之標準,於是小學四年級開始使用,從此以後這措施說繼續被使用。因此有些修正,所謂五珠或四珠之論爭,就為了四珠的決定而修正。

  對這急速的修正,因珠算盤之生產供不應求,於是有人將原有五珠算盤的第五珠蓋住,而當成四珠使用。

  由於這種措施,學生們對四珠算盤由於熟悉而產生感情,即使長大以後也繼續使用,因此當年四年級的小學生(昭和3年,1928出生)就成為先頭部隊,使用四珠的人大增,終於成為四珠算盤的時代。

 (3)歸除法或商除法:

  昭和13年,四年級小學生開始學習珠算的加法與減法,次年(昭和14年)五年級時開始學習乘法與除法,當時的除法就是商除法。

  使用歸除法是方便於按商能力較差的人藉助於除法九九立商的算法,但是對於按商能力較好的人,則並沒有必要。

  當時很多日本人,因寫自明治初年以來,七十餘年的小學算術教育而培養了立商能力。就為此鹽野乾脆主張單獨使用商除法。

  前面所提大正15年,高等小學剛設有珠算科時,同時採用歸除法與商除法兩法。鹽野在當時心理本想單獨實施商除法,但是為了避兔傳統使用的歸除法一拳就把它打破所引起的反彈,僅就採行適用的方針。

  試行的結果,終於建立單獨使用商除法的信心,就是來自一項重要的原因,那動是為了同時採用筆算與珠算,與其使用歸除法不如使用商除法來得恰當。

這一年(昭和14年)五年級的學生就成為使用的先頭部隊,繼續習用商除法,而商除法的時代終於來臨,從此歸除法與商除法的論爭終於打了休止符。

 

五、推展四珠算盤的努力

 

  鹽野認為四珠算盤要優於五珠算盤,所必支持這種見解,決議在小學教育中採用四珠算盤,為實現此決策就執行下列三項工作:

  其一,獲得東京女子高等師範學校的協助,以小學兒童為對象,將四珠算盤的優越性做實際的驗證。

  其二,造訪五珠算盤的知名人士,或者配合教育部之召請而與之做五珠與四珠算盤交換意見,試圖讓其對四珠算盤的理解。

  其三,就數學家的考察,及自安東的協力所作的實際驗證的論文加以完成,尤其是堅持主張五珠算盤而不肯讓步的高橋明夫,筆者曾就此訪問正在名古屋醫院住院養病的高橋明夫;當時看到所提出的三項論文;鹽野寄給高橋認可四珠算盤的理由和書信。

  這一封信的日期是五月十三日,年度卻未寫。關於四珠算盤標準化,應該是昭和13年後半年的事,因為影響至大的改革案,可以想像到當時是多麼慎重的事。據此可以推聽到應該是昭和9到10年間的事。

  後來高橋如何答覆?而內容又如何?在昭和8年年刊高橋所著『珠算道講和』一書,曾提倡反對四珠論。鹽野會將論文前言隨函寄給高橋的意圖。應該是很恰當的。

  前述去醫院拜訪高橋時,未曾聽說贊成「四珠算盤」與否,然而對具有強硬立場的高橋,終能獲其同意而成為一項重要可以確信的憑據,而作為實現四珠算盤的契機。

  戰前小學教科書,一概是部頒,因此所有小學生究竟喜歡與否當然不得而知,反正所有一切非照規定實施不可,為此那種影響可以說非常之大。

  就因第有上述種種背景,使四珠算盤推展順利,同時現代化四珠算盤的時代終於來到。

  四珠算盤已於昭和13年之前在產地生產,雖然是一部份,但產地具有村田式、川村式、竹內式等各種名牌。這三種牌子不僅生產四珠算盤同時還生產其他算盤。

 

六、四位點的算盤

 

  鹽野在當時、除將四珠算盤的珠數減少之外、另將樑上的定位點定第每四位取一個定位點〈目前的定位點是每三位取一定位點〉。

  每四位取一定位點的作用是因第我國數詞是以每四位進位,從此以後。鹽野曾說對算盤的定位點的標章,就因為我國的命數法就是四位進位,才定位每四位取一定位點之標準定位點,對此當然就不必再加以說明。

  四位定位點與會計上使用的定位不符(三位點),會令人感到有所不便或不習慣,這種會計上的三位點,乃是模仿西洋愚笨的分法,要讓一般人使用算盤時也要隨著愚笨的分法,委實叫人難受,學會計的人正因為本身的需要,不得不要求自己習慣於三位定位點。

  茲將符合於日本數詞的四位定位點,及符合於西洋數詞之三位定位點資料列舉如下:

 

↑Top